關於階層還有戰爭。


一直覺得自己包容力不夠,

後來仔細想想,應該是因為眼界太小,

然後,總是選擇性的注意,害怕黑暗的殘忍的,

有點像鴕鳥。


看到阿賽夫這個角色出現的時候一度感覺厭惡不想往下,

或是不斷往後翻,讓自己有些心裡準備即將會發生什麼事,

這樣焦躁的行為在看到哈山追風箏後停止。


沒有哭,這已經不是落幾滴眼淚可以解決的事,

多是皺眉或是心裡不平,還有不解,

那裡,是什麼樣的民族性呢?是什麼樣的天候地形造就?

經過了地雷轟炸政府不安定,他們又變成怎麼樣了?



後半部的著急是好想趕快知道故事發展。


對於哈山,連死亡都只能逆來順受的接受,

該怎麼說呢,就書裡表達的階級觀念,是否他這樣也算適得其所?

連最後都是為了"主人"而死去,而我想說的是,

主僕本身的概念,如果現在有人權團體去解放了他們,

擺了滿桌佳餚,他們還是會覺得自己不配取用然後回到自己破舊的小屋,

他們對自己的命運學會了服從,那是別人改變不了的根深蒂固。


也就是這樣的忠心讓他遭受一連串可怕的遭遇,

卻從沒有懷疑過這一切的不合理,

因為阿,這不合理是我說的,在那個時空環境或許是成立的,

在這裡我在度想起了自己的狹隘,

不管經歷了多大的傷痛那都是會過去的,

何況,現在遇到的連割傷都算不上,也不過是輕輕撞到桌腳,

就自以為天崩地裂。


阿米爾從小的玩笑,他認為無傷大雅的玩笑,

他的不勇敢,他為他的謊言劃下句點,怎麼說他都是對不起他的,

不過,是阿,那時候他也不過是個孩子。


知道爸爸其實沒有那麼完美對他來說應該也很痛苦吧?

所以連爸爸的罪一起,償還。


結局的追風箏也很是讓人感動,這次身份對調,

"為你,千千萬萬遍"。






創作者介紹

潔咪

潔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