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有個朋友的朋友家裡是繁殖場,因為有隻法鬥幼犬一只眼睛看不見,主人想丟掉他,你朋友會不會想要領養?」

「說不定可以問問看喔!雖然他們家已經有一隻很兇的曾流浪過的貓」

我明白你想救那隻狗狗,但是救了他,是不是也是幫了這樣不負責任的繁殖主?

從沒覺得自己懂得比別人多,但因為聽過太多關於繁殖場的壞話,總免不了第一時間就皺起了眉頭,然後來一句:「請以領養代替購買」

太過主觀我承認,而我也願意相信這世界上還是有人道的對動物友善的繁殖場,

只是,如果不是呢?如果真的很想要有血統的寵物,願不願意從源頭看起?而不是在夜市裡經過看了覺得可愛就帶回去?

這件事情本身很複雜,你有你的說法我也都接受,

你說:「現實就是這樣,能做得不多,不然還要怎樣?

只能把自己做好,也提醒朋友不要購買,還能怎樣?

如果這個繁殖場50年前就有了,你要人家全家倒了喝西北風?」

我知道我的反抗無法解決這個爭端,我不想贏,我只想要這些動物最終都能好好的,所以無論威脅利誘找出你的動機只要能說服他人的我都可以,

當下的語塞也是試著不要跟著你的情緒。

首先,不是先存在的事件就合法,的確有時候生存和環境是會相抵觸的,但我也相信市場會選擇適者生存,這該從教育做起。

再者,如果選擇領養那隻有缺憾的狗,會不會等於告訴繁殖場,你所製造出來的困難都會被解決噢!於是,沒完沒了了,這樣是救他還是害他?

如果,我是說如果,舉發這樣的事,然後你願意,或許可以從收容所帶那隻狗回去,如果是這樣呢?

會不會你拯救的就不只那一條生命?

 

常被說是個實際到有點無趣的人,我想,我只是選擇在這個信念上懷抱著無可救藥的浪漫,人跟動物、環境之間一定還有更好的相處方式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潔咪

潔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